详细信息
?

又是槐花盛开时

时间:2019年05月13日    作者:何康军    点击量:     来源:张根城

    5月初,乘车去工地,窗外绵延起伏的白罗山山坡已是一片翠绿,蓦然一簇簇、一朵朵白花映入眼帘,生长在农村的我知道,那是盛开的洋槐花,想采摘一些,无奈山坡陡峭,只好作罢。但关于槐花的记忆的闸门确在那一瞬间打开。
    我是71年出生的,那是农村还没有搞包产到户,仍是计划经济的年代,农村人是不出去打工的,相对低下的粮食产量是满足不了家里有几个正在长身体的娃娃的家庭口粮的,“瓜代菜”的年代,虽然清贫,我们一帮尚未懂事的娃娃确没感觉童年的困难,因为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我们快乐的季节。8、9岁的娃娃,放了学,那时是没有那么多家庭作业的,按照大人的交代,背起背篓,拿着镰刀,到离村庄10多里的山坡上给家里猪割草。记忆中,山坡上,有许多可以吃的野果和树木嫩芽,野桃子、桑葚、榆钱、野韭菜、甚至桐树花的花蕾用舌头都可以舔一下,从而感受一丝丝的甜意,野玫瑰的嫩枝剥了皮吃有点脆稍微有点涩,却也不难吃。那时农村的河里是有螃蟹和鱼的,芦苇丛的淤泥里也有鳖的,不过家长是不让我们抓回来吃的,善良的母亲总说杀生是要遭报应的。
    说起陪伴我度过欢乐而苦涩的童年的那些可以果腹的杂果野菜,虽然吃过野菜之王的荠荠菜、涩而香甜的灰灰菜,但最难忘的应是陪伴我一路走过童年和少年的洋槐花了。
    记忆里的童年,家的门前有几棵歪脖子洋槐树,每到初夏麦子既将泛黄时,那几颗槐树就盛开着一簇一簇的粉白色的小花,沉甸甸的花束迎风摇曳,满村飘起淡淡的幽香,招引来许多的蜜蜂和蝴蝶翻飞盘旋。风一吹,槐花摇曳不定,就像一位位白衣少女在跳舞,蜜蜂和蝴蝶也成了她的舞伴。给灰绿相间的村庄带来一道亮丽的风景,增加了一分特别的甘醇之气。
    春花烂漫,阳光正好的日子,约好几个小伙伴,来到槐树下采槐花,胆大的男孩子会攀到槐树上用镰刀往下钩,女孩子就在树下捡掉下来的槐花。一串槐花如雪花般落下来,微风飘过诱人的槐花香,忍不住拣一串,放入口中,咬一口有淡淡的甘甜味。那一丝丝的甜意,透着原始蜂蜜的味道,长大后吃过的各样糖果饴食,都觉得无法与之相比。从天而降的食材,与孩子们肆意的笑闹声交织着,俨然一幅有声的乡间暮春油画。
     带回家,母亲给我们常做的就是槐花饭了,她把含苞待放羞答答的槐花用清水清洗干净,控干水分。加入面粉后,搅拌均匀取出笼屉,上面铺一层打湿的笼布,把槐花平坦均匀的放进去蒸熟后,再加盐、稍微焖一会再出锅,一餐可口的蒸槐花饭就完成了。吃起来入口爽滑,甜而不腻,一顿无论做的多少,一家人都会把它吃个精光。在那个饥荒之年,槐花,她的香不似香水味浓烈,色不及紫藤花高贵,但她独有的不燥不腻,润滑香甜的纯真自然之味陪我度过我快乐而惨淡的童年。
    老家门前的大槐树,不光在她盛开之际给了我果腹充饥,还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盛夏的时候,听着蝉鸣,在树下的大石板上我们做过暑假作业;也有过一整天不吃饭,看完《平凡的世界》《水浒传》《杨家将》《三国演义》等小说,站起来腿发麻的经历;更有和同村的小伙伴玩过家家的欢乐,只是岁月的流逝,不知曾经给我假扮新娘的的女孩,这么多年,你在远方一切可好。
    改革开发几十年,农村人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家家有余粮,有存款,楼房林立,小车也是满乡村跑,山珍不稀奇,海味也常吃,但留在我记忆里的,却是那以洋槐花改善味蕾的满足与落在唇齿间绵远悠长的岁月印记,似乎那就是幸福的要义了。

(作者单位:杭绍台三分部)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秒速飞艇玩法技巧_爱彩娱乐版权所有 nbsp;?nbsp;?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